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iss F Magazine

我是F小姐,你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海派对之风花雪月  

2010-03-22 11:27:06|  分类: 吃喝玩乐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上海派对之风花雪月 - missfaye - Miss Faye

 

“在国际饭店的四楼上,空气却是温暖的。这时候,这里正展开了一个茶会。
四壁投射出来的灯光,照在发亮的茶具上,使你忘记了落叶和秋风,盛装了的太大小姐们坐在沙发上,悠闲地喝着茶,抽着烟,这环境和她们的姿势再合适也没有。
用腥红的寇丹涂过的、修得光光的手轻巧地夹着支烟卷,烟圈轻轻地向上飘,在明亮的灯光下,她们的脸像是蒙上了轻纱,面前小桌子上的咖啡和蛋糕吐出诱惑的香味,使得融和温暖的空气带着种情疲的作用,琴音轻轻地响着,像是给小姐太太们的谈话加上节奏。小姐太太们全是打扮得那么漂亮的,用着轻快流利的英语,(虽然她们大半是中国人,相谈的也是中国人。)作着上流社会的问候,见着熟人进来,便亲热地:“OhMary,How are You?”
对方也有她一样的“时装”和“英语”,于是也怪亲热地回答了一个“习惯”的微笑, 同时, 伸出了修饰得腥红发亮的纤纤的手来, 礼貌地彼此握了握。”

陈丹燕的小说《上海的金枝玉叶》里,记录了这样一段来自1936年上海滩的片段。这是当时《时事新报》记者的描述,富家千金举办了自己的时装沙龙,连续几天的傍晚5点到7点,在国际饭店召开小派对兼时装表演。

 

此情此景如此熟悉,像是一个轮回,在数十年后重新来过。当年在外滩边上,由在沪英侨发起创设的上海俱乐部,如今是时髦的外滩三号,同样都是数一数二的社交地,只不过更多了些SPA和奢侈品店铺。而昔日那些富豪世家的公馆别墅,现在也被标记上了餐厅或会所的名号,静静栖息在高大梧桐深处,隐约能听到一丝飘出来的音乐喧闹声响。

 

无论是上世纪30年代,抑或今时今日,大部分上海的派对场仍然以英文作为主要沟通方式。只不过姑娘们很少会再用Mary作为英文名——美国式样的东西有点粗糙,不如源自法语或意大利语的那些更时髦俏皮。许多在上海驻留过的外国人回忆起来,都说上海人真得宠我们啊,在那里不用学汉语,几乎所有人都会努力地同你讲英文,哪像在北京,吃你这套才怪。在诸人交谈中,就仿佛是看好莱坞电影那样——你能很轻易地从英文中分辨出纽约腔、法国腔、意大利腔和标准英国BBC发音,而输出它们的,则全都是土生土长之上海人士,90%没有过任何异域生活经验,全部从书本、影视作品或部分外国人那里学来,却更为精准,更好听流畅。

 

比起其他地方的派对场地,上海的总要更精致些,且暗涌着某种小心翼翼。在这里,乱穿衣的机率比较小,女郎们基本上都以小黑裙之类的标准派对着装出现,珠宝也点缀地刚刚好。如果你仔细观察派对现场的姑娘们,你会发现诸如拨弄头发、整理衣角的细节动作会非常频繁地在周围闪现,飞快不留痕迹。香槟倒得恰到好处,手捧得也恰到好处,如果角落里有个相机可以定格,保证每一瞬都是标准杂志社交版封面。一个在中国做街拍的外国人说,较之上海北京两地的衣着打扮,前者平均水平高,不易出错,而后者则起伏跌宕,却能从乱七八糟里找到最有趣出色的。在上海人的性格里,没有强烈突出这回事,随着大流把玩细节,求得现世安稳才是关键。

 

在食物和音乐方面,上海派对的风格向来西化。在这里,你不会遇到切成手掌那么大的蛋糕,也不会碰到用手去触摸半湿润状态点心的可能。小小的蛋白塔总是有干燥饼干底,方便你优雅地完成“用手抓起,塞进嘴巴,且有余地咀嚼”的一系列过程。这种细节很令人愉悦——曾在北京参加过一场珍珠品牌发布的派对,现场一片洁白,怡人清新的花香气氛,女郎们都穿着希腊式样的飘逸长裙。但当我走到点心台前,却赫然发现了烤串和凤爪这样的食物,不免要愣住几秒。至于音乐,那些可爱的爵士调子总是像香烟斗里醇香气味四散开来,而不会让阁下再听上数百次理查德克莱德曼之《致爱丽丝》。

 

派对场里的话题通常都很轻浅。上海人不喜欢谈论政治,也不喜欢讨论赚钱之道,更多的是关于某次旅行、某个餐厅或者近期的戏剧表演之类。既便如此,这些话题里涉及的国内新闻也很少,一方面关注有限,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,上海人不习惯得罪人,议论身边的事情总是带点危险的。

 

在上海以外地区生活的人们,看待上海人,多多少少都有点崇洋媚外之感。尤其是在派对之类的场合更为突出,似乎大家都在合起伙来演出戏,从笑容到谈资,风格到姿态,全部都经过一把尺子细心衡量,以求尽善尽美,不出差错。这种小心是虚伪的,上海人自己也不否认,但在他们心里,合理的虚伪总比惹人厌的真实要好。而且本城自开埠以来,就已经注定了是与外来文化捆绑在一起。例如派对这样的外来社交模式,也由此地开始生根发芽,才逐渐散播到其他地方。

 

还记得在《欲望都市》里,女主角Carrie和她的某任作家男友去餐馆排队吃饭。他们前头站了一个用粉红色发圈随意绑了辫子的女人。Carrie认为,这绝对不是纽约女人的风格,而作家男友却坚持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。最后,Carrie赢了,粉红发圈女人来自某个遥远城镇……在上海的派对场里,你也会经常听到这样的争论和猜测。但有什么关系呢?大家彼此都只是过客而已,别看得太严重。在上海人眼里,社交生活不过是点缀用的棉花糖,舔一下就作罢了,谁也不会把它用来果腹——至少在当下的年轻人眼里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05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